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生态创建 > 人物写真 > 正文

安息吧,我的欧阳老师

时间:2015-08-01 21:59来源:原创 作者: 田川辽 点击: 分享:

 

(一)

  又是一个暖暖的下午,饱睡之后,我爬了起来,洗了把脸,播放好音乐,准备做作业。突然,妈妈红着眼睛走进我的书房,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吗?我心想。妈妈默默地把手机递给我,只见学校QQ群里出现一行醒目的黑色小字:我校欧阳老师于今天下午去世。我不禁一怔,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,这么年轻的一个好老师,怎么就永远地离开我们了呢?

  欧阳老师是我的第一位地理老师,虽然她只教我三个月,但她那慈祥的笑容和温柔的语调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,永不磨灭。是她激起了我对地理的兴趣,是她给了我自信。

  我其实是一个比较自卑的男孩,上课不太敢回答问题,她总会鼓励我在课堂上要积极思考、勇于表达。记得有一次老师问“亚洲和北美洲的分界线是什么?”当时,同学们踊跃发言,可无人答对,我站起身说了一个现在想来十分离谱的答案,全班同学爆笑,可欧阳老师耐心地听我回答,脸上始终挂着笑容。此后的地理课堂,我总能积极回答问题,因为无论对与错,老师总是温柔地笑着,在她的指引下,我期中考试地理考了96分。但是,好景不长,老师突然没来上课了,听妈妈说,老师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,我特别震惊,心想:老师从来都是笑着的,怎么可能患病呢?但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,老师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课堂,我心里一直为老师默默祈祷,希望她早日康复。

  终于,好消息传来了。还记得是去年的一个星期三,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,我们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庆祝,正要散的时候,妈妈说,欧阳老师回来了!于是,我们一起去看望老师。老师仍然保持着她那慈祥的微笑,只是面色苍白了点,乌黑的头发多了几根银丝。老师看见我们,显得很高兴,她依然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们在成长的道路上要继续努力学习,我们一个劲儿地点头。

  但老师终究还是走了……

(二)

 接到欧阳老师去世噩耗的第二天,我和妈妈及一些老师乘车去了金山陵园。

 一路上,老师们纷纷为欧阳老师的艰难生活叹息。我默默无语,望着窗外被骄阳炙烤得垂头丧气的花草树木,心中不由得一阵悲凉。忽然,车拐了几个弯儿,开始爬上坡,车道两旁摆满了丧葬用品,沿途的树木郁郁葱葱,被修剪得整整齐齐,但路上没有行人,感觉有点阴森。汽车穿过大门,两旁威武的石雕盯着路过的每一个人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 汽车缓缓停了下来,我下了车,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一切,这里的树木高大葱茏,遮天蔽日,蝉的嘶叫声此起彼伏,几座破旧的砖瓦房堆着一些杂物,玻璃碎了一地,妈妈告诉我,这里曾经是学校,后来学校拆了建起了陵园,自然看起来很破败荒凉。我们缓步前行,不多时,老师们停下了步伐。眼前的建筑物上写着三个闪着金光的大字“天禄厅”,厅前摆着两个铜香炉,姚老师正烧着纸钱,眼睛红红的。

  我随着老师们进厅,拿着点燃的三炷香,沉重地鞠了三个躬,之后把香插进了正中央的香炉,我望着那两根尚未燃完的香烛,迈着沉重的步伐,走向那口透明的水晶棺。冰冷的棺材中的老师,脸上依然保留着那浅浅的慈祥的微笑,只是面色依然苍白。和照片上穿着工作服的她相比,身体消瘦了许多,但相同的是脸上都挂着那慈祥的笑容。我静静地看着她的脸,久久不愿离开。尽管妈妈在家里已经哭了一回,但看到躺在棺材里静静睡着的欧阳老师,还是忍不住声泪俱下。我颤抖着双手,轻轻拈了点儿纸钱,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香炉里燃烧。悲凉的哀乐循环着,韩磊的《鸿雁》听起来特别悲怆,不知怎的,眼泪竟从眼眶里渗出,脑海里浮现出初一时与欧阳老师一起学习的情景……

(三)

  今早我起得特别早,去参加欧阳老师的追悼会。

  藤老师给我发了一朵小百花,这朵小百花如一朵盛开的白莲绽放在每个人的胸前,寄托着我们的哀思。我排在众多老师的后面,每个老师都神情凝重,有的低着头,有的偷偷抹泪。我发现还来了很多年轻人,原来他们都是欧阳老师曾经教过的已经毕业的学生,他们有的还特地穿上了民中校服。大哥哥大姐姐们或拿着一束花,或扛着花圈,看起来很忧伤。

  八点,汤主席致悼词,整个广场庄严肃穆。所有的人都低着头,默默无语,已经有女老师泣不成声了。接下来,我们排队绕欧阳老师的水晶棺和她诀别,看着躺在棺材里的欧阳老师,仍是那么慈祥,那么安静,一想起和老师朝夕相处的日子,就忍不住流泪,但我还是咬咬牙没让泪水流出来,我把它埋在心底,等待思念生根发芽。

  门外,香炉里的青烟,随着悲怆的音乐,盘旋着袅袅升起,飘过屋顶的青瓦,消散在蔚蓝的天空中。

  大约一个小时,火化完毕,我冲在老师们前面,看到员工搬出一个泛着玉石色泽的骨灰盒,我呆呆地看着骨灰盒,它是那么轻却又那么重,我脑子顿时一片空白。

  我跟着老师们及欧阳老师的亲属上山去送葬,山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大大小小的陵墓,从碑文上看,长寿的有八十多岁,年幼的只有几岁。有军人,有教师,有学生,还有普通百姓。几名工人带我们到了选好的墓前,麻利地把那骨灰盒朝土坑中一放,用水泥在坑旁一抹,再用水泥石板一盖,欧阳老师的灵魂就永远孤独地藏在地下了。

 看着这无碑的墓,我不由得一阵怅然,曾经为我们介绍地球介绍宇宙的老师,就这么消失在宇宙中了。欧阳老师是外乡人,在张家界举目无亲,她孤独地在张家界这个小城市工作生活,病魔却残忍地缠上了她,她很坚强地与病魔抗争,她很乐观地笑对生活,她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,从医院出来,教我们年级较乱的两个班的地理课,把最后的时光都花在了孩子们的身上。不知为何,每当我想起她,脑海里全是她那慈祥而美丽的笑容,也许,善良的她不想让别人为她担忧吧,她把苦痛藏在心底,又无奈地将它带到地下。

  我扭过头,沿石级而下,走到山脚,又忍不住回头,一想到欧阳老师一个人孤寂地躺在这山坡就心酸。

  今夜,月色如水,月明如镜,皎洁的月光散发着幽幽的光芒,总让我想到欧阳老师那张苍白而慈祥的笑脸,我在窗前写下此文,泪水与墨水齐下,呈给欧阳老师地底下紫色的灵魂。

  安息吧,我的欧阳老师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作者:张家界市民族中学初二144班 学生  田川辽)

(责任编辑:创业在线)

【打印本页】
免责声明:
    凡本网未标明“原创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其他形式的文件,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果您对本站文章版权的归属存有异议,请立即与QQ44380956 QQ1131784366 QQ821741540联系或致信zgcyzx@126.com 通知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